当前位置:主页 > 优美哲理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时间:2020-03-24 来源:优美哲理 作者: 点击量:302次

张淑闵/彰化报导

彰化海岸为目前台湾潮间带面积最大的湿地,因其为泥质潮间滩地,许多丰富底栖生物都在此生存,是候鸟休息觅食之重要栖地,沿海还有濒临绝种的白海豚也在此生存,具有丰富的生态。彰化环保联盟理事长蔡嘉阳指出,彰滨工业区与西滨道路等开发,以及广植红树林的不当政策,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鉅大且不可逆的影响。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风力发电机与高压电塔皆对生物栖地产生影响

紧邻彰滨工业区的伸港乡,是大杓鹬的重要栖息地,大杓鹬在世界上的分布虽然还是属于普遍的鸟种,但却只有两个亚种,也就是命名亚种和东方亚种,台湾的大杓鹬就是东方亚种而且位于大杓鹬整个东亚的迁徙路径的中间点。自从1987年台中火力发电厂兴建之后,大杓鹬便迁往较南边的伸港做为栖地休息,但随着西滨快速道路紧邻栖地开发的车子噪音、彰滨工业区填海造陆的栖地消失、风力发电机造成的栖地切割与低频噪音以及高压电塔的设立,都对栖地产生影响,导致大杓鹬只能再往更南边做迁徙。据统计,大杓鹬的数量从两、三千只下降不到900只。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彰滨工业区的赏鸟墙与沙漠化

彰滨工业区总规划範围为3643公顷(数据来源:经济部工业局彰化滨海工业区服务中心),是全国最大的工业区,已公告租售的面积却只有1145公顷,闲置率高。蔡嘉阳表示,使用填砂造陆的方式建造而成的工业区本就应仔细规划再行开发,因为生态环境是不可逆的,一旦经改变,几乎是不可能恢复原状。而因决策的失误,本要兴建海洋公园现在却只有突堤,而突堤严重改变当地环境,造成沙漠化的奇怪现象;原本花费三百万建设的赏鸟墙也已被沙掩住,鸟,却不复存在。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互花米草、云林莞草、红树林 共生一地

濒临绝种的保育植物云林莞草除了在台中高美溼地有最广大的分布面积外,也生长在彰化海岸。云林莞草主要生长在半淡鹹水交会处,七、八月开花,冬天枯萎,不会陆化也不会造成淤积,提供了底栖生物较好的保护环境,也因底栖生物聚集,成为鸟类绝佳的觅食、休憩之地。

民国72始,政府在彰化海岸广植红树林,造成严重淤积、加速海岸陆化、土壤更酸更泥泞,不利当地原生物种生长,进而使得生物多样性减少,少了食物,鸟类自然也不会在此觅食。蔡嘉阳表示,他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围堵较大丛的红树林,防止其再度往外扩散,并可以规画生态教育园区,而较小丛的红树林则是可以移除;像是常见的水笔仔会长出支持根,海茄冬则有呼吸根,一旦根深蒂固,拔除的工程会变得非常不容易。

互花米草本生于北美洲大西洋沿岸,起初被世界各国引进做为保护泥滩用途,但由于其耐盐耐淹的特性,也没有枯萎的问题,繁殖力与排他性强,除了入侵高美溼地,也在彰化生根。红树林与互花米草的强势生长,导致濒临绝种的云林莞草生存更不易。

不可逆的生态环境改变  彰化海岸生态现况发展

芳苑当地渔民以牛车配合採蚵发展生态观光旅游

在普世观念里,环保与经济一直都是相互冲突的,但蔡嘉阳说,事实并非如此,「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在原国光石化预定地──台湾最宽的潮间带──芳苑,当地养蚵的渔民发展出生态观光旅游的方式,以搭乘牛车并配合採蚵的方式,「既可以维护当地原有生态也可以带来观光收益。」

上一篇:
下一篇: